<ruby id="u00m4"><bdo id="u00m4"><ol id="u00m4"></ol></bdo></ruby>

<progress id="u00m4"><pre id="u00m4"></pre></progress>

      1. <tbody id="u00m4"></tbody>
      2. <rp id="u00m4"></rp>

        1. 首頁 行業 活動 項目 快訊 文娛 時尚 娛樂 科技 汽車 綜合 生活

          【全球時快訊】2022:哪些車企“掉隊”了?

          2022-12-30 05:48:19 來源:騰訊網

          “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”。在即將走向終點的2022年,有人高歌猛進,踏歌而行,也有人踟躕困頓,甚至失意離場。接下來,讓我們看一下哪些汽車品牌處于岌岌可危的邊緣,或者已經倒下。


          【資料圖】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威馬:屋漏偏逢連夜雨

          2022年的威馬汽車,可謂“屋漏偏逢連夜雨”。在銷量逐漸與頭部新勢力拉開距離的情況下,員工降薪、核心零部件斷供、聯合創始人離職等消息接踵而來。近日,威馬汽車更是被曝出深陷兩場官司,一是吉利起訴威馬侵害商業秘密案一審判決下發,威馬面臨700萬元賠償;二是威馬被申請凍結7652萬元財產。接連的負面信息讓在幾天前剛獲得國資入股的威馬,又蒙上了一層陰影。

          財報數據顯示,2019~2021年,威馬汽車凈虧損分別為41.45億元、50.84億元和82.06億元。連年的虧損讓其上市之路充滿變數,港交所IPO始終沒有通過,而產品端也出現了斷檔。2022年前11個月,威馬累計銷量為3.23萬輛,而同期哪吒、蔚來、理想、小鵬、零跑等造車新勢力頭部企業銷量都突破了10萬輛。

          作為國內最早的造車新勢力之一,威馬入局并不晚,曾與蔚來、小鵬齊名,但2020年之后,無法快速把握市場變化實現品牌及產品升級的威馬逐漸掉隊,而今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時刻。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寶沃:德系“外皮”難救命

          從2014年北汽福田以500萬歐元收購德國品牌寶沃,到2022年11月底北京寶沃宣告破產,這個披著德國品牌“外皮”的“自主品牌”,僅僅經歷了7年多時間。

          寶沃品牌創立于1919年,一度與奔馳、寶馬齊名,后來經營不善,1961年因資金周轉不利宣布破產。2014年,看好SUV市場紅利的福田汽車買下了寶沃品牌,并對其進行精心包裝,蹭BBA熱度,炮制出“德系四強”的噱頭,流量熱度加持下,2016年首款車型BX7獲得了近4萬輛的銷量。

          不過,好景不長,市場意識到,寶沃僅有“偽德系血統”,缺乏核心技術支持,品控及售后的缺失令其口碑大跌。2016~2018年,寶沃累計虧損約40億元,福田不得不將寶沃67%的股權轉讓給陸正耀的神州系??上?,2020年瑞幸咖啡暴雷牽連神州系,后者無力繼續支持寶沃,之后寶沃便一步步走向破產的境地。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斯柯達:考慮退出中國

          背靠大眾這棵大樹的斯柯達品牌,因為大眾有了自己的“親兒子”捷達而被疏遠,苦撐多年后,終于走到了“山窮水盡”的地步。2022年12月中旬,斯柯達首席執行官Klaus Zellmer透露,斯柯達或將于2023年退出中國,將整車生產遷往印度。

          雖然近日上汽大眾斯柯達否認其退出中國市場,但在今年的廣州車展的展位圖上看到,大眾品牌悉數在列,唯獨沒有斯柯達品牌。

          作為大眾集團子品牌,斯柯達被外界稱為“廉價大眾”,2005年進入中國市場后,銷量一路上漲,2016~2018年連續三年在華銷量突破30萬輛,可謂風光無限。2019年,斯柯達在華命運出現轉折點。這一年,大眾經典車型捷達獨立,變身大眾子品牌,直接擠壓到斯柯達的市場份額。之后斯柯達銷量一降再降,2022年前11個月累計銷量僅為4萬輛。

          定位低端、高性價比,曾經是斯柯達的優勢,但在合資下探和自主上攻的情況下,斯柯達的優勢逐漸喪失,再加上長期依附于大眾缺乏差異化競爭力,在新能源汽車領域更是毫無建樹,或許退出中國也是明智的選擇。

          4

          恒大:還能撐多久?

          從2019年發布新能源汽車品牌恒馳,開啟造車之路,到全國跑馬圈地,立下2035年產銷500萬輛的豪言壯志,再到中途工廠停擺、PPT造車疑云、資金鏈斷裂等,恒大的造車故事在短短幾年時間內如過山車般跌宕起伏。而今,分身乏術的恒大集團,似乎已經無力支持燒錢的汽車業務。

          12月20日,恒大集團在港交所發布季度信息更新公告稱,截至2022年12月7日,恒馳5已交付超過100輛車。值得注意的是,早在10月29日,恒馳5首批量產車交付日上,恒弛汽車就已向用戶交付了100輛車。也就是說,在此期間,恒馳5的交付量幾乎為零。

          與很多車企重研發不同,恒大的造車之路一直充斥著“買買買”,但造車并不是簡單的組裝,恒大低估了造車的難度。只能說,恒大汽車現在的實力還配不上它的野心,而能夠為其輸血的母公司恒大集團,自身還背負著2萬億元天價債務。造車燒錢無底洞,恒大汽車還能撐多久?

          5

          法拉第未來:又又又“燒錢續命”

          造車歷來是前期投資巨大,后期九死一生。與好歹實現量產的許家印的恒大汽車相比,賈躍亭的法拉第未來似乎還要更慢一步,首款車FF91的量產及交付時間一再推遲。12月15日,法拉第未來表示,預計將于2023年3月底開始投產FF91,4月交付,而這一切的前提條件是必須籌集1.5億~1.7億美元資金。

          法拉第未來成立于2014年,進場時間并不晚,但多次陷入困境,遲遲無法實現量產。2021年7月在納斯達克的掛牌上市,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資金壓力,當時其放言12個月內交付FF91。不過,之后法拉第未來聲稱資金不足,一再推遲交付時間。與此同時,公司大股東內斗白熱化,前不久CEO畢??当唤夤?,陳雪峰接任。

          另外,2022年前三季度,法拉第未來凈虧損分別為1.53億美元、1.42億美元、1億美元。中短期內,“燒錢續命”仍將是法拉第未來的主旋律。

          6

          廣汽菲克:從風靡一時到一地雞毛

          由于連年虧損不堪重負,2022年11月3日,廣汽菲克正式申請破產。從2010年3月成立走到今天,廣汽菲克經歷過蟄伏、輝煌和落寞。

          “不是所有的吉普都叫Jeep”,這句廣告語曾風靡一時,而廣汽菲克在中國市場有過諸多高光時刻,2017年銷量達到22.23萬輛,但之后連年直線下滑,2021年只有2萬輛。銷量低迷的背后,是產品競爭力下滑、質量問題頻出、中外股東管理混亂等,曾經被追捧的Jeep品牌也淪落至市場邊緣。2021年廣汽菲克凈虧損31.69億元,對于中外股東來說都已是“雞肋”。

          除了經營慘淡外,中外股東關于股比調整的爭執也走到臺前。Stellantis單方面宣布將持股比例由50%提升至75%,廣汽集團明確拒絕。這也成為壓倒廣汽菲克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        7

          廣汽謳歌:邊緣品牌敗走中國

          從崛起、輝煌到落寞,似乎是很多二三線合資品牌在中國的共同歷程,但這不屬于謳歌,謳歌始終沒有真正站起來。作為本田旗下的高端品牌,謳歌1986年在美國誕生,一炮而紅,但在中國卻遭遇了水土不服。

          2006年,謳歌以進口車開路,進入中國市場,但之后銷量一直在低位徘徊,在2015年以前,其年銷量一直沒有超過5000輛。2016年,謳歌由廣汽本田進行國產化,次年銷量提升至1.63萬輛,但之后繼續走低。2021年廣汽謳歌銷量僅6554輛,而同為日系豪華品牌的雷克薩斯在華銷量為22.7萬輛。

          對比其他車企鋪天蓋地的宣傳,謳歌在中國缺乏推廣,品牌知名度一直沒有建立起來。2022年4月,廣汽謳歌宣布,2023年起廣汽本田將不再生產及銷售廣汽謳歌品牌現有產品。這意味著,謳歌十六年的中國之旅就此劃上句號。

          8

          觀致:泡沫破碎無力回天

          先后背靠奇瑞汽車和寶能集團,誓成“中國現代”的自主品牌觀致汽車,如今已走到生死邊緣。近日,安徽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發布一則拍賣公告,標的為觀致汽車有限公司的汽車生產線設備,起拍價約為1.23億元。觀致汽車離破產已經不遠了。

          觀致汽車的起點其實并不低,由奇瑞汽車與以色列公司量子基金在2007年合資成立。奇瑞曾將沖高夢寄托在觀致身上,但觀致始終沒有大的起色,2014~2016年累計虧損66億元。2017年,寶能集團接手觀致,依靠“自產自銷”的路數,一度營造出觀致汽車銷量增長的假象,但隨后觀致銷量連年下跌。更糟糕的是,作為母公司的寶能集團債務壓頂,“泥菩薩過河自身難?!?,觀致汽車已無力回天。

          9

          自游家:倒在賽場門口

          自游家同樣夢碎2022年。作為造車新勢力,李一男的自游家下場造車四年后,12月7日,在“致NV用戶的一封信”中官宣造車失敗。按照自游家自己的話說,“美好旅程還沒有開始,就即將結束”。

          導致自游家“難產”的主要原因,還是在于自游家沒有生產資質,旗下車型原定由大乘汽車代工生產,但后者自2020年開始就因經營問題一度陷入了停工停產的境地,生產資質存疑。

          自游家雖然沒有完成造車夢,但在退場時并沒有一地雞毛,公司不僅對用戶進行了全額退款,還有道歉和補償,也算是有了一個比較體面的結局。

          寫在最后:

          汽車產業大變革時代,一些品牌乘勢而上,還有一些品牌就此定格在了2022年。大浪淘沙,優勝劣汰,這是亙古不變的自然法則。

          文:張冬梅?編輯:黃霞?版式:趙方婷 圖片來源:企業官網

          上一篇:【百強透視】埃安成銷量黑馬,廣汽在新能源是如何逆襲的?

          下一篇:世界即時看!蔚來,豪言變食言?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

          最近更新

          點擊排行
  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  免费一级av高潮喷水片特黄

          <ruby id="u00m4"><bdo id="u00m4"><ol id="u00m4"></ol></bdo></ruby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u00m4"><pre id="u00m4"></pre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u00m4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2. <rp id="u00m4"></rp>